高中营采访小组

活动报道 第五篇 GST后,我们可以做什么?

高中营营友会 采访组 (25/4/15) 自马来西亚于 4月1日起落实消费税后,人民面对百物涨价的困境,而政府声称消费税不会加重人民的负担的谎言已不攻自破[1]。除了勒紧裤带过日子,我们还可以做什么?理大前进阵线举办了一场《GST后,我们可以做什么?》讨论会,邀请经济学博士兼净选盟北马区主席杜乾焕博士和社会主义党中委朱进佳前来分享他们的精辟见解。 杜乾焕博士认为抽税中很重要的原则是,越富有的人能力越大,应该缴的税越多。然而,消费税已经违反了这原则。消费税是累退税(Regressive Tax)。在消费税的制度下,富有人家需要从工资中抽出来缴税的巴仙率比之前更少,负担更轻;之前不需要缴所得税的人民现在要缴消费税了。朱先生更形容消费税为欺善怕恶。他说,要抢富豪的钱不简单,他家有高科技保安系统,外人无法轻易闯入,出门有贴身保镖随同,而穷人则反之。政府也认为所得税的广泛程度不及消费税[2]。 杜博士认为当今当权的精英,正在面对财政危机。他们通过各种税所收到的所得不及开资,导致赤字。借贷款的需求会不断加,加重公共领域的债务负担,也影响了当权者的资源分配。为了要增加所得,政府就不...

活动报道 第四篇 女权讨论会

高中营营友会 采访组 (11/4/2015) 为了让更多大学生了解女权、女性与性别平权的课题,北大前进阵线(见注1)于3月16日,在吉打州樟仑市镇的育民华小举办了一场“女权讨论会”培训,并邀请了一位性別平等教育工作者—刘素希前来主讲。 晚间8时,讨论会开始进行。首先,素希围绕着简单的“不洗碗运动”,展开了“女权”的讨论。试问谁曾经质疑,为何在家里负责洗碗和准备食物的总是女性?于是她提出“革命从家庭开始”的观念。接着,素希又提出了一道问题,以下是她与其中一名中国交流生的对话。 素希:“在座各位是什么时候开始接触女权的?” 中国交流生:“第一次听到“女权”是在高中课堂上的讨论,虽然称不上是具体的女权主义,但是我最讨厌男生觉得女生应该留在家里做饭、照顾家庭,不应该在外创业。而中国大陆有一种现象,就是女性在三十岁之前未嫁是件很丢脸的事,这令我感到深恶痛绝,也从中慢慢开始接触“女权”...

四月主题 - 女权

高中营营友会 采访组-第六篇(18/4/2015) 女性对国家和家庭的牺牲是不是免费的?女性是不是常把升职机会拱手让人?结婚的女性是不是一定要生孩子?如果这些问题引起你的好奇心,请往下看,保证不会失望。如果你从来不曾思考这些问题,是时候来了解这至关重要的课题了。 我们邀请到了性别平等教育工作者,刘素希小姐来进行采访。素希说,她在小时候就开始意识到性别课题,因为她在一个女儿需要帮忙做家务的家庭里成长,那时她会与母亲谈判为什么儿子不需要做家务。对她而言,那是她人生中第一场争取性别平等的斗争。她在一次的机缘巧合下,与朋友私下聊天时谈起女权,之后她再尝试去了解这个课题。在槟城人民之声工作的第一年里,她接到了同志疑被性骚扰的案件,才意识到性别歧视不仅是家务或家中资源分配不公平那么简单。 她从同志课题开始接触性别课题,大量阅读书籍以了解同志被不平等对待的案件。这些年来,她办了很多活动和培训,对象群包括了中学生、工作的妈妈级人物和女性大选候选人,致力于推动性别平等。 在过去的四届大选,马来西亚最多只有10.4%女性参政[1],而这个偏低的比率与国家局势有关。各党只会委派所谓条件好的...

Tema Februari - Bantuan kepada Mangsa Banjir

Family of High School Camp-28/2/2015 Sesi Temu Ramah bersama Pengerusi SAMM, Che Gu Bard Fenomena banjir terjadi setiap tahun di Malaysia lebih-lebih lagi di pantai timur Pahang, Kelantan dan Terengganu semasa musim tengkujuh. Namun demikian, banjir besar pada Disember 2014 baru-baru ini amat luar biasa dengan skala kemusnahan antara yang terburuk dalam sejarah negara. Walaupun bencana alam ini di luar jangkaan rakyat Malaysia, badan kerajaan mahupun badan bukan kerajaan telah berusaha unt...

二月主题 - 赈灾 -第五篇 (28/2/2015)

“到吉兰丹去吧!他们需要的援助还很多。利用这次机会,真实地描绘出一个真正的马来西亚。” 巴德鲁希山(Chegu Bard)说。他是我国全国青年团结阵线( Solidariti Anak Muda Malaysia,简称SAMM)的主席。本次访谈中,他为我们分享该组织以及他本人参与赈灾的过程与经验,让我们获益不浅。 众所周知,马来西亚历年来最严重的一场水灾于去年12月来袭,严重摧毁了东海岸一带的州属。庆幸的是,许多政府和非政府组织,包括全国青年团结阵线都尝试在最短的时间内为灾民伸出援手。他坦言,该组织是第一支到吉兰丹赈灾的救援队伍,参与者约300至400人。而在这场非一般的水灾中,许多情况与困难都出乎意料。他们所到过的赈灾地点为吉兰丹和彭亨州,其中到过彭亨州2次,吉兰丹则至少8次。详细的访谈内容如下: 问:可否谈谈你们在赈灾过程中做了些什么? 巴德鲁希山:首先,我们将 15吨物资载送到吉兰丹,主要为速食,其他也包括了婴儿食品、尿片和药物。这是我们首次到水位还未完全退去的地区赈灾,当地船只虽多,但是油站几乎都被淹没,造成柴油短缺。于是我们提供柴油,...